• <nav id="eeiu4"><nav id="eeiu4"></nav></nav>
  • <input id="eeiu4"><strong id="eeiu4"></strong></input>
  • 貴州黔人偉業logo
    貴州黔人偉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貴州黔人偉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聯系電話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動態 >

    貴州日報:電影《侗族大歌》向世界講述貴州故事

    更新日期:2014-06-27 | 來源:未知
    電影《侗族大歌》向世界講述貴州故事
    2014年06月27日《 貴州日報》





     
      6月24日,由黔籍青年電影人丑丑擔任出品人、編劇和導演的電影《侗族大歌》開機儀式在貴陽舉行。該電影的開機,意味著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侗族大歌”將首次以電影藝術形式呈現給觀眾。
      當天的開機儀式由省文聯主席、省文史館館長顧久主持。顧久結合自己曾經在黔東南農村生活過多年的經歷,把電影《侗族大歌》的開拍升華到“民族情,貴州情”這一主題,引發出席活動多位嘉賓的情感共鳴。
      專程從美國趕來參加儀式的美國好萊塢華裔電影人、88歲高齡的盧燕女士在發言時動情地落淚。開機儀式也引發了“如何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一話題的討論,有人認為:電影《侗族大歌》開啟了貴州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新模式。
      
    嘉賓語錄
      顧久(省文聯主席、省文史館館長):許多年前,我在黔東南農村勞動,有一個侗族女孩總讓我忘不掉。在那個山坡上,我們挑著糞水爬坡,她伸手想拉我們一把。我們誰也裝著沒看見,我們怎能讓一個弱小的女孩拉我們呢。但她,以為我們嫌她的手臟,不斷用手在衣服上揩。年代不一樣了,今天的侗族女孩走出了大山,變得有文化,有知識了。丑丑就是這樣一個例子。
      盧燕(美國好萊塢華裔電影人、翻譯家,美國奧斯卡電影金像獎終身評委):貴州人樸實、有愛心,我小時候的課本上寫貴州地無三里平、天無三日晴,一來貴州,不對呀,山是美的,天氣也好。丑丑有一顆赤子之心,我參加過很多開機儀式,大家來都是來恭喜,但今天不同,每個人都是帶著心來的。
      黃式憲(中國高等院校電影電視學會副會長、著名電影評論家、北京電影學院教授):丑丑心中有個夢,就是讓中國民族母語電影走向世界。她的《阿娜依》、《云上太陽》、《侗族大歌》三部曲歷時12年,她堅定不移的夢想,與她青春的激情燃燒在一起。丑丑有文化的責任,有敘事的智慧。商業片創造了產業的成就,但丑丑的民族電影卻能為中國電影添上一道美麗的花環、美麗的彩虹。
      李前寬(中央文史館館員、一級導演、中國電影基金會總顧問):丑丑通過影像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彰顯民族文化個性,傳播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侗族大歌,為中國電影譜寫新的詩篇,可喜可賀。
      陶玉玲(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貴州我來過三次,每次都覺得有很大的變化,貴州多民族文化底蘊全國屈指可數,山美,水美,人更美。本來明天要回去的,但是大家都舍不得離開,還想多呆幾天。
      胡從經(中國文化研究院執行院長):10年前,丑丑的《阿娜依》開拍,我參加了,10年后的今天,我來參加她的《侗族大歌》。10年前我對丑丑說,貴州的鄉親會為有你這樣優秀的女兒感到驕傲,今天我仍然要這樣說。杜甫有句詩:“新松恨不高千尺,惡竹應須斬萬竿”。丑丑對家鄉民族文化執著的愛、堅守與不懈的努力,讓我感動。
      任烏晶(國家民委文宣司副司長):《侗族大歌》是中國民族國家電影工程五個重點規劃項目之一。全國還有21個少數民族還沒有拍自己本民族的電影。今年計劃完成四到五個電影作品,《侗族大歌》就是其中之一。侗族大歌即將開拍,我代表中國少數民族電影工程辦公室向丑丑表演祝賀。
      楊柳(中央電視臺音樂頻道欄目主持人):我和我太太都是丑丑的好朋友。我判斷《侗族大歌》必然會取得成功,原因一是故事講述的是侗族歌師間幾十年的銘心刻骨的愛,愛是個永恒的主題;二是丑丑走過了一條非常艱辛的路,以她的執著,她一定會走得更好更遠;三是有國家民委、貴州省委省政府等單位的大力支持。
     
    人物名片
      丑丑 女,1983年出生于凱里,侗族。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2005年3月,自編、自演、自導、自唱主題歌并擔任制片人拍攝第一部電影作品《阿娜依》,2009年在丹寨開機拍攝自己編劇并導演的第二部電影《云上太陽》。是中國影壇最年輕的少數民族電影導演之一,也是侗族歷史上第一位電影導演,中國第一位獨立擔任制片人、編劇、導演的“80后”電影導演。2008年6月,丑丑與張藝謀、陳凱歌、陳可辛、顧長衛、黃建新、章家瑞等一起,受聘為法國巴黎中國電影節“榮譽理事”。丑丑還曾被授予貴州省“三八紅旗手”、貴州省“旅游文化傳播大使”等榮譽稱號。
     
    對話丑丑
      詮釋對家鄉的愛
      記者:你為什么選擇“侗族大歌”這一題材來拍電影?電影講述的是個什么樣的故事?
      丑丑:侗族大歌作為貴州目前惟一的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電影《侗族大歌》的拍攝對該遺產保護與宣傳有著重要深遠意義和價值?!抖弊宕蟾琛分v述的是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阿蓮、那福、千樹3位主人公都是侗族歌師,卻都經受著愛情與友情的熬煎。那福和千樹都愛上了阿蓮,為了那福,千樹深深地隱藏自己的愛,決定忍痛割愛,選擇離開。而那福為了千樹同樣做出了忍痛割愛的選擇。3個人彼此在理性上都選擇了放棄,60年漫長人生旅程中,在情感和意識深處,他們3人卻終身相守,不離不棄,刻骨銘心,讓人震撼。
      記者:你的電影都是你自己獨立編劇、制片并導演,有的電影甚至是你自己主演,并且全是貴州題材,你對你的家鄉黔東南有什么樣的感情?
      丑丑:電影《侗族大歌》劇本我于2010年創作完成,同年9月通過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和國家民委審查,批準立項拍攝并取得影片攝制許可證。全片將在黔東南州境內取景,劇本及前期工作歷時4年已完成了,當初我為了創作劇本,幾乎走遍了黔東南的侗寨,走訪了40多位侗族歌師。
      2002年我拍攝第一部電影《阿娜依》開始,我就靠一顆誠心和執著為宣傳家鄉盡心竭力。我要用對家鄉最深的愛和執著,用實際行動詮釋我作為一個貴州女兒對家鄉的愛,因為我感恩貴州的父老鄉親們對我的支持與厚愛。記得2011年12月,我帶著50多斤重的《云上太陽》電影拷貝從北京趕去丹寨,回到曾經實地拍片的多個苗寨為父老鄉親們放映《云上太陽》,當地苗族群眾觀看了我的影片后那種高興的勁頭總讓我忘不掉。
      記者:能說說你拍電影的歷程嗎?
      丑丑:我6歲學游泳,12歲學民族舞蹈,16歲考入北京電影學院。1998年我到北京后,媽媽為照顧我,把妹妹也帶到北京讀書,我們在大有莊胡同開小餐館。租了個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住宿。為增加收入維持開支,我們姐妹倆就利用課余時間騎著三輪車在知春路一帶賣盒飯。為了買便宜一些的米和菜,我們姐妹倆經常從北五環騎車到北三環去,來回要花好幾個小時。有一次,我買完菜后騎自行車回家,放在后座的菜箱子太重,騎過十字路口轉彎太急,連人帶車翻在地上,菜和米撒得滿地都是。這些經歷對我是一筆寶貴財富。
      2000年,韓國電影史上投資最大的一部電影《武士》在中國拍攝,中方演員有章子怡、于榮光等人。導演金性洙選中我飾演片里的梁清。這個時候,我已開始了第一個劇本的創作,初稿取名《丑妹》。后經反復修改才更名《阿娜依》。2002年我拿著劇本去國家廣電總局,當時我誰也不認識,就靠一顆誠心天天去等局領導。局領導被打動了。2003年7月,國家民委審查通過了我的劇本,2004年7月,國家廣電總局正式發布立項通知書。拿到拍攝許可證后,第一個要解決的就是資金問題。我當時作為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再加上第一次拍電影,沒名氣?;丶亦l融資時,曾有人不相信我,說我騙人。當時,一家香港的電影公司表示愿意出價20萬買我的劇本,并同意讓我在劇中扮演角色,但導演必須是香港或臺灣方面的人。我一口回絕了,20萬對我來說不是小數目,有了這筆錢,我們就不用每天辛苦賣盒飯,妹妹也可以有一筆教育費用??墒?《阿娜依》是我的心血,它包含了太多我對家鄉的感情。正當我為電影投資發愁時,國家廣電總局出于對少數民族題材電影和少數民族青年導演的扶持,給予了《阿娜依》100萬元資助。
      我把黔東南老家房子賣了,再加上以前拍戲、拍廣告攢下的錢湊了60萬元,同時獲得了黔東南州政府50萬元資助,2005年3月,《阿娜依》正式在黔東南開機拍攝,為將苗、侗獨特民族風情文化、建筑、生存環境等原汁原味表現出來,使用膠片拍攝,在黔東南州8個縣取景,總行程7000多公里,2006年3月才完成制作。2009年4月26日,我的第二部電影《云上太陽》在丹寨開機拍攝。2010年,我在北京注冊了自己的公司——北京云上太陽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采訪手記
      保護非遺新嘗試
      貴州之貴,除了山水之秀美,更在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豐富。眾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中,貴州侗族大歌是世界級的。
      2009年9月30日,貴州侗族大歌被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聯合國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評委會給予侗族大歌的定位性評價是:“一個民族的聲音,一種人類的文化。”
      作為貴州省首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它標志著具有千年歷史的侗族大歌其文化、音樂價值被全世界承認,從此成為全人類共同的優秀文化遺產。貴州侗族大歌成功“申遺”5年來,侗族文化的保護也一直被置于世界文化多樣化保護的格局之中,置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監督之下。所以,侗族大歌的保護與傳承,責任更大、更重,也更有意義。
      多少年來,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我國傳統文化中最為優秀的部分正在面臨各種危機。將“侗族大歌”搬上電影屏幕,這是貴州首次,無疑也是“非遺”文化保護與宣傳方面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文化事件。
      電影是現代人喜歡的藝術形式,形象生動、通俗易懂、傳播速度快、覆蓋面積廣,其傳播效益和推廣力度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將“非遺”文化以視覺形式推向大眾,使大眾在審美中接受教育,在娛樂中普及文化,既滿足了大眾消費群體對傳統文化的心理需求,又增強了老百姓對“非遺”文化的保護意識。
      用電影藝術把“非遺”文化故事化、視覺化,使電影藝術強大的文化滲透力,穿越時空、穿越種族、穿越人群,將其傳遞給受眾。這方面,已有成功的先例,如《黃土地》、《紅高粱》、《菊豆》、《霸王別姬》、《梅蘭芳》、《花腰新娘》等。正因為這樣,半年前在京啟動的中國少數民族電影工程,《侗族大歌》與蒙古族題材影片《德吉德》、《馬頭琴傳奇》,反映滿族文化名人的《啟功》,羌族電影《遷徙》等五部電影被列為規劃的電影。
      在侗族大歌的傳承與保護、宣傳方面,丑丑的《侗族大歌》注定會是一種成功嘗試,我們期待著!

     


     



     █ 黔人偉業·核心服務

    城市/區域形象(CIS)策劃與推廣
    企業CIS整體規劃與推廣
    文化藝術交流
    影視、演藝制作與推廣
    會展、會務策劃與執行
    圖書、內報內刊的策劃執行
    廣告策劃推廣
     █ 案例展示 更多 >>
     █ 公司動態 更多 >>

     

    X
    在線客服

    咨詢中心

    SERVICE

    黔人偉業在線客服
    安徽快三查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